无敌就是这么寂寞-疫情下-老年代步车-的意外逆袭_网易汽车

无敌就是这么寂寞?疫情下”老年代步车”的意外逆袭_网易汽车
(原标题:疫情下“老年代步车”的意外逆袭) 经济观察网 记者 童锋亮4月初,在雷丁汽车位于山东潍坊的总部大楼前面,这家企业正在准备2020年的第一次大型活动。这次活动雷丁宣布了影视明星黄晓明为代言人,同时准备投入超过2亿元启动今年的营销。讲到兴奋处,台下近百位雷丁汽车的经销商,齐齐鼓起掌。在办公室大楼外,摆放着9辆宝马,其中两台是售价超过百万的宝马7系,这些豪车将被奖励给雷丁汽车2019年度的销售冠军们。雷丁汽车是一家低速电动车企业,也是全国最大的低速电动车企业。低速电动车在社会上更简单而直接的称呼是“老年代步车”。不论是接孩子上下学还是组队夕阳游,雷丁电动车以其价格优势成功地拿下了中国主流车企瞧不上的老年人市场,并成为这个市场中仅剩的王者。到2019年,在诸如知豆、御捷等强劲对手先后退出这个市场之后,雷丁占据了整个低速电动车市场超过30%的份额。无敌就是这么寂寞?看起来是,甚至更出人意料。今年3月,受到疫情影响,诸多车企仅恢复了六七成的销量时候,雷丁早已经达到了去年同期的销量水平。“人流量并没有达到去年水平,但是销量上来说基本完成目标。”位于潍坊市的一家雷丁汽车销售店中,这家店的王姓投资人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在这家雷丁汽车销售店旁,一家新造车企业哪吒汽车的4S店刚刚倒闭,取而代之的是奇瑞新能源。“它们并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上述投资人说道。目前传统主流车企中的奇瑞、北汽、五菱等汽车制造商也生产了一些A00级别的电动车,这些微型电动车造型新颖,但与低速电动汽车市场重合的部分并不多。“实际上高速车生产的微型电动车更多的是作为个性车在使用,他们的成本并不低。比如奇瑞小蚂蚁用了全铝车身,这就很贵。”雷丁汽车一位高层对记者表示。但雷丁的这类低速电动车市场并不是个性市场,而是一个大众化的市场。高速车企业喜欢用“人生总有一辆绕不过的XX”来形容自己的产品魅力,或者霸气地宣告“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XX梦“。然而在广大的乡镇地区,低速电动车才可能是更多人没有办法绕过的那个选择。“车价便宜、充电不花钱、车小停车方便,买菜接送小孩都很好。”在北京通州的一个小区门外,记者偶然遇到刚提了一辆电速电动车的一位大爷,他这样解释自己的买车理由。“天气越冷,我们卖出的车会越多。开学前后一个月一定是销售旺季。”潍坊的一位销售顾问这样说。与汽车企业今年前三个月在直播上大费周章不同,雷丁这样更接地气的企业反而没有选择进击线上。“不同的产品需要采取不一样的策略,就我们的客户群体而言,我们更重要的是地推。”在雷丁的销售店中,仅保留两三位销售,而其余大部分则以线下推广为目标。“实际上低速电动车经销商挣的都是辛苦钱。”上述投资人指着店门外的大街说:“从这条路下去,一条街几乎都是卖车的,但去年赚钱的店很少,我们是其中一家。”在雷丁汽车的历史中,曾经有一位“神销售”,这位年纪接近60岁的销售员是名副其实的“大龄销售”,但其创造了一个人销售超过800台的记录。同高速车一样,圈子的传播和推荐,是最重要的品牌传播。无敌虽然寂寞,但雷丁仍旧没有太大的名气。而现在,像雷丁一样的低速电动车开始了“出圈”征程。“不仅仅是老年人,其实四五线城市还有农村中,中年人甚至一些青年人都买了这个车。”在潍坊一家雷丁汽车销售店中,一位销售员指着一辆蓝色的样车告诉记者,“这种颜色的车很受女孩子喜欢。”虽然目前低速电动车仍面临着无法上牌和出行管控等方面的问题,但这一类型的车辆在疫情期间的逆势发展,又一次用事实证明了自己的生命力,以及在众多小城镇市民心中的不可或缺性。对于中国新能源汽车而言,正视并仔细研究这种”非正规军“的野蛮发展,具有现实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